注册 | 登录

张浩然的个人站



读《商业的本质》

题记

“全球第一CEO”杰克·韦尔奇的最新作品,70岁的老人还拥有这如此新潮而锐利的观点。这里记下我的一点读书体会。

现代的公司管理方式

传统的工业管理讲究management,因为工业时代以来,团队合作的方式更多是建立在机械化流水线的基础上,那么每个员工要做的,就是做好本职工作,象大机器上的一个齿轮一样每天做着同样的旋转就好了。工业时代的员工不需要什么创造力,创造力是设计流水线的工程师或专家考虑的事。但慢慢的,时代变了,世界变得越来越充满变数,不可否认,流水线上仍然需要management,但现在更多的合作已经从流水线上固定的齿轮式的合作关系变成了一种人与人之间自由组合的合作形式,无数网络公司,创新型公司雨后春笋般兴起,要想获得竞争力,他们需要的已经不是那种齿轮式的工作方式了,他们需要更具创造力,不是天才发明家的那种灵光一现的创造力,而是一点点小小的创新或改良积累起来的创造力。世界变了,但是很多情况是,管理体制却没有跟上世界的变化,于是限制了生产力的发展。

流水线生产起源于福特汽车,曾经福特汽车的T型车大火的时候,有记者去采访福特汽车的员工,当记者了解到一个普通的产线工人的工资竟然是他作为社会上层职业——记者的2.5倍的时候,这位记者估计也是三观尽毁。其实不难理解,产线的生产形式从整体来说的确提高了生产效率,但是从个人的角度来说却压抑了个人的创造力和成就感,那么老福特也只能使用高工资的手段来弥补员工的这部分损失。

而现今社会,当公司的生产力更多依靠创造力的时候,就需要新的管理形式了,这就是书中说的公司中非常重要的两个管理因素——领导力与协同力。顺便说下我对另一个词的看法,“执行力”,我觉得执行力仍然属于工业时代的产物,这个词以上帝视角来看,一切美好,因为如果有执行力,每个人都能按照领导的意图来完成领导想要你完成的工作,那公司得多有战斗力呀,但问题是,除了军队,执行力几乎都是伪命题,而即使是军队,这种执行也不仅仅是无条件服从这么简单,之所以服从,肯定是因为有更高的精神寄托。

对于领导力,作者提出了四点建议,体量下属、“首席解释官”、替下属扫清障碍、“慷慨基因”。其中“首席解释官”这个说法很有意思,作者认为,在很大程度上,领导者存在的意义就是让团队找到正确的目标并惩治一行、充满激情的向下属解释这个目标。不管是公司,还是军队,都有两样很重要的东西:明确而一致的目标,高昂的士气,两者相辅相成,体现的结果就是极强的战斗力。

作者对协同力的解释是:让使命、行动与结果协同起来。这里我又不自觉的想起了执行力,其实执行力强调的是后面两个,甚至是最后一个,它只看重结果,当然不是说结果不重要,相反,结果是最重要的,但更要知道这个结果来自于什么,如果不能让每个员工认同自己的工作,以自己的工作为傲,那么与福特流水线上让员工丧失荣誉感无异。相反的,如果每个员工都认为自己在做一件伟大的事,那么从根本上,就有了一个促进增长的原动力。书中的例子是私募公司雇佣方华德接手一个水处理公司,这个公司原本的使命表述为“我们从事水处理业务”,这不温不火的使命并没有什么用,方华德提出的使命是:“我们为纳尔科的客户提供清洁的水,帮助客户实现更大的经济效益,出尽世界环境持续发展。”这样人民突然知道了为什么要来这里工作,这份工作技能帮助我们的客户取得成功,又能拯救世界,作为员工,是不是还有点小激动呢。创造一种积极向上的氛围很重要,这种氛围需要让每个人认同自己所做的事情,可以发自内心的去做,这样对公司还是对个人都有好处。当然,也不是说只喊口号就可以了,不是说具体的细节不重要,只不过当有了一个宏伟目标后,细节也就是实现这个宏伟目标的一部分了。

工作与生活的关系

有一种观点是要将工作和生活分开,看起来很美好,其实并非最佳状态。想想,一个人一天中,除了睡觉,有80%甚至更多的时间是在工作,那么其实只有两种情况——只有工作没有生活,或者工作既是生活。前两天听到的一个观点:大多数的中国人每天苦哈哈的工作,就是为了攒够钱出去旅行,这其实就是典型的工作与生活分开的状态,其实我们很幸运,生活在一个越来越自由的社会,人与人的自由协作正在成为主流,所以要选择一个自己认可,能够实现自身价值,使自己能够热情的投入其中的工作,然后从工作中能够获得成就感和乐趣,这样对员工与公司都有好处,相反,如果员工在一份工作中体会不到成就感和乐趣,那么对双方的资源都是一种浪费。现代自由的社会提供了更多实现共赢的机会,人的一生和其短暂,一定不要在矛盾中度过。

  读书

请点击登录发表评论


About ME

about me

张浩然

朝三暮四的的执着青年,嵌入式打杂工程师,web全沾工程师

伪文青,真宅男,历史爱好者

TAG cloud